当前位置 >主页>体育>体育设施>

世界杯记者手记D14:侍卫化身刺客,救走国王梅西

点击次数:59  更新时间:2018-06-27 08:35 

梅西同队友庆祝胜利。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梅西同队友庆祝胜利。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客户端圣彼得堡6月27日电(记者 王牧青)国王梅西挥舞着长剑,死战围困着他的敌军;帐前先锋伊瓜因和阿奎罗先后尝试突围,却始终不能杀出混战的泥潭。眼看潘帕斯军团气数将尽,国王侍卫罗霍化身刺客,斜刺里掏出匕首,直取敌方主将的要害。小人物,完成了大任务。

  罗霍绝对是奇兵。当时,搏命的阿根廷人用前锋换下后卫,防线已经不稳。边卫梅尔卡多插上传中时,两名先锋都被盯死,谁能料到,另一名后卫罗霍已鬼魅地潜入禁区,他像一名刺客——来去无形,出手致命。

  赛后的混合采访区,阿圭罗、伊瓜因等球星被团团围住,梅西几乎走在队伍的最后,他尝试安静地避开所有的采访,就像被救走的国王。

  这不是笔者的杜撰。看台上那些两腮留着胡子茬,面容清秀的阿根廷年轻球迷,他们高声歌唱时,是不是像极了吟游诗人;他们全力挥舞围巾时,就像是怀揣着文艺心的热血青年。

C罗在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梅西在比赛中。 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

  企图围剿“潘帕斯军团”的“非洲雄鹰”几乎得手,尼日利亚的队长米克尔赛后对笔者说,我们至少应该获得一粒点球,我们本应该获胜。

  米克尔所说,指的是罗霍一次逃脱了点球判罚的禁区内手球,主裁判启动了视频裁判程序,但依旧维持原判。从规则上,这次判罚是正确的。

  因为,VAR只针对明显的错判,不针对争议性的判罚。罗霍的手球,是头球之后的一次意外,即“球打手”,他没有主观故意,所以是属于可判可不判的争议性判罚。

  这条新规则合理吗?就像生活里,主观和客观的界限,往往会被混淆。或许,这是足球比赛中最奇特的部分,在规则面前,不合理发生时,被称作足球的魅力。

圣彼得堡新泽尼特体育场,见证阿根廷的绝地逃生。记者 富田 摄 圣彼得堡新泽尼特体育场,见证阿根廷的绝地逃生。记者 富田 摄

  但尼日利亚人输的不冤枉。当冲锋的勇士没能攻下堡垒,国王的护卫军中杀出了一名刺客,就像又一次特洛伊木马的奇谋,或是暗度陈仓的巧妙,以史为鉴,作为防守的一方,米克尔们应该盯住插入禁区的罗霍。

  在圣彼得堡还被叫列宁格勒的年代,这座城市会眷顾拼尽全力的勇士们,同时惩罚妄想着轻松获胜的人——阿根廷领先后的松懈,换来了被扳平;尼日利亚扳平后的托大,换来了被绝杀;梅西终场前的拼命防守,奠定了胜局。

  背靠波罗的海,圣彼得堡球场就坐落在俄罗斯通向西欧的出海港口旁。是夜,梅西率领的军团终于冲出了芬兰湾,准备向强大的法兰西宣战。下一次,国王还会继续幸运吗,他的护卫队中,还有谁拥有刺客的本能,再次挽狂澜于既倒。

  是的,当笔者目送了阿根廷球迷在歌声中离场,也见识过法国队的强大实力,最大的感触是,下一次,梅西需要亲自斩杀敌首了。毕竟,作为当世足坛最伟大的两名统帅之一,他还需要在世界杯的战场上,证明自己是一名英雄。(完)

友情链接: